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马“心灵驿站”

为学日增 为道日损 助人自助 快乐成长

 
 
 

日志

 
 
关于我

成立伊始,汇集我校各级老师、领导的关心与参与,家长、学生的关注与需要,愿与大家共同成长!博客主要在工作日工作更新,望大家理解!一些视频和博客是值得一读再读,一看再看的,总会有新的领悟,欢迎大家经常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Marva Collins' Way (中文五、六)  

2011-09-18 20:58:38|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马文.科林斯站在门廊上欢迎着学生,他们推推攘攘的走进教室。
“我喜欢你的外套”,她对其中一个男孩说道。
“你好,小宝贝,”她捏捏一个女孩的小下巴说,“是谁给你梳得漂亮的小辫子?”
一个男孩正推着前面的学生往前走,马文对他说:“你的鞋子多好看啊,快把鞋带系好,亲爱的,小心跌倒伤到你。”

马文每天都能找到一些事情来表扬每个孩子,即使那只是些小事,比如说他们袜子的颜色,一根新的铅笔,一个灿烂的微笑或者洗得干净的脖后根。



孩子们争抢着坐到位子上,便开始翻开桌子,把午餐放在里面,拿出纸笔。坐在后面的四个男孩凑在一起讨论放学后的计划。前排的一个女孩还在梳头。马文走到黑板前,路过女孩的时候把她手中的梳子拿走了。


"亲爱的,放下梳子,你见过我在班上梳头么?像我一样做,我们不在公众场合梳头发。如果我进教室的时候拿着湿漉漉的毛巾洗脸,那会是什么样子呢?洗脸,刷牙,梳头是我们在私底下做的事情。”



马文环顾四周,看到大家都到了,便开始上课:“谁能告诉我什么是同音词?”

“第二次铃声还没有响呢”,杰罗姆埋怨道。
杰罗姆就像是一个小唠叨,总是提醒马文注意遵守规则,他会指出昨天的课上到哪里了,提醒马文收家庭作业,午餐前五分钟提示大家,并关照大家应该把自己的书本收好。

“难道你还需要铃声来告诉你的大脑开始工作?”马文问道。“曾经有个俄罗斯科学家叫帕夫洛夫(Pavlov),P-a-v-l-o-v."马文在黑板上写出这个名字,并标出短元音。”帕夫洛夫做了一个实验,每次要给狗喂东西时,他就会摇铃。很快,小狗就知道铃声响起时就会有东西吃了。小狗把铃声和食物联系在一起。小狗能做什么?它把铃声和食物‘联——系’(associated)在一起."

她把联系这个词的过去式associated写在黑板上,并标出音节划分。“associated 的原型是associate,a是中性元音,接着是长音o,长音e,长音a,组成associate,那么associate是什么意思呢?”

马文把这个问题留给杰罗姆。“宝贝儿,associate是什么意思?小狗把铃声和食物associate。铃声让小狗做了什么?小狗想怎么样?”

“小狗想好吃的,”杰罗姆回答。
“很好,associate意思就是一件事情让你想起另一件事情。associate,就是关联,联系的意思。比如说我们把万圣节和南瓜联系在一起,把圣诞老人和圣诞节联系在一起。”

“那么,帕夫洛夫博士的小狗把铃声和食物联系在一起,它就形成了一个习惯:当它听到铃声时,即使没有食物给它吃,它也会流口水。铃声一响起,小狗就表现出饥饿的感觉。杰罗姆,你可不需要一个铃铛来告诉你你饿了,不是么?当然你不需要。你很聪明,自己就可以感觉到,同样,你也不需要铃铛来告诉你什么时候开始思考。”



从新学期开始到现在,已经六个星期,马文的学生已经习惯于这样的“题外话”了。她从来不会斥责像杰罗姆这样调皮的言语。她把这当成一种测试,一个对自我的挑战。她相信自己可以把任何事物转换成学习的资源。



有个男孩课间休息出去的时候踢了同学一脚,他就得查出“踢”这个单词的词源,并在班上公布出来。当万达.路易斯在课堂上嚼着泡泡糖,而且吹出一个大泡泡糊满了下巴和鼻子时,马文就让她去查询泡泡糖的来历,并且告诉全班同学关于树胶和人心果的知识。这件事引起了学生们对植物、地理和国际贸易的一场讨论。马文告诉她的学生,人心果四季常青,这和落叶树比如加菲尔德公园里的枫树,橡树和榆树是不同的。因为常青树的叶子在秋天不会凋落。她拿出一张世界地图,给他们指出墨西哥,美洲中部和南美热带地区是人心果树生长的地方。她还继续解释这些国家会用树胶和美国交换他们没有的东西,这就叫我们所说的“出口”。

这是马文给学生上的非常典型的一课。只要能填充一个孩子的好奇心,没有什么是不相干的。

马文讲完了帕夫洛夫的故事,就立刻把孩子们转回到同音词的概念开始上课。

“同音词就像双胞胎,但是他们不是真正的双胞胎,”她说,“他们是一些读音相似但是元音和意思不同的单词。安东尼,用“大蒜”和“打算”造个句子。”

“打算下周做作业?”安东尼答道,他是一个安静的小男孩,那种在教室里很容易被忽视的小孩。

“造一个完整的句子,甜心。我们说话时都得用完整的句子。我打算下周做,做什么?“

”我打算下周做作业,可以么,马文太太?“,安东尼回答道。

”好,非常好。“

”科林斯太太,科林斯太太,“佛莱德.哈里斯一边喊一边尽量把他的手举得高高的,并从座位上弹起来:”我知道,我知道!”

“好的,佛莱德”马文说道,“你为什么不用‘大蒜’造句呢?”
“帕夫洛夫博士的狗爱吃大蒜。”佛莱德答道,并非常得意的坐下去。

“噢,你真是太聪明了,”马文告诉他。“我简直不敢相信之前都没有人说你是个多聪明的孩子。”

马文想帕夫洛夫的狗的故事已经深入人心了。这就是她的方法,尽可能多的整合信息,用那些人名、故事和名人轶事去充实孩子们的大脑,供他们以后引用。当然,孩子们记不住所有的东西,但是重要的是可以扩大知识面,而且有些人会沉迷其中的。

孩子们也学音标。每天,他们就像在朗诵瑜伽梵文,跟着马文老师,重复元音、辅音和复合辅音——br,bl,tw,spr.

利用一——二,一——二——三的节奏,他们学习五个长元音 a,e——i,o,u,朗读'大妈饿了就做鱼'。接下来他们会学短元音,马文发现这对黑人小孩来说尤其难发正确,她会编一些顺口溜来帮助学习。

为了把发音和拼写联系起来,马文在黑板上写下几个例子。

“长元音a对应的是ate,tail,may, straight, eight。”

学生们跟上顺口溜的节奏和动作,不久教室里就恢复了活泼的场面。唱诗歌般的声音起起伏伏,学生们都摇头晃脑,拍着手掌。这种激情迅速传播开来。

“Play andstay. Play and stay,”他们唱着,“
I see two vowels, one, two.
I see two vowels, one, two.
I see two vowels, and the sound is a, the word is play.”
按照这样的方法,他们学习了长元音,短元音,辅音,每个知识点都有相关联的儿歌。

Heart beat, heart beat, bh, bh, bh
Cracking nut, cracking nut, ck, ck,ck
Knock on the door, knock on the door, dh,dh, dh
Fighting cat, fight cat, fff, fff, fff
Croaking frog, croaking fro, gh, gh, gh
Running boy, running boy, huh, huh, huh

马文拍着手给他们打拍子,使孩子们的劲头得以持久。当他们完成后,马文表扬她的孩子们,并告诉他们,“如果你知道元音和辅音,你就可以拼写、朗读任何单词了。”

到11月,我看到Phonics方案开始起作用了。这是一种枯燥的,重复的教阅读的方法,对于我和孩子都是这样,但是它的教学效果是无可替代的。有节奏的打拍子可能会减少这种单调。不久,孩子们对元音和辅音的熟悉起来,就像他们熟悉电视广告歌曲或者史蒂夫.沃道尔最新专辑里的歌曲一样。不时的,我会听到学生们在午餐室和门廊上唱他们爵士版本的儿歌:
Cracking nut, cracking nut, ck, ck,ck
Buzzing bee, buzzing bee, zzz,zzz,zzz.

在班上,孩子们现在可以将元音和辅音组合,拼读出单词了。他们开始阅读,阅读课本是《阅读真有趣》,这是phonics教学法系列的第一本书,由Open Court 出版公司出版。德拉诺学校的上一任校长多年前就定了这本书,他鼓励老师们试用此书。大多数老师都退缩了,担心Open Court的书对孩子们来说太难了。新校长接任后,phonics的第一本读物就被束之高阁了。

我喜欢Open Court系列书籍,因为书里所选的诗歌和故事是兼顾了价值观和词汇的教育的。

say well and do well
end with the same letter
to say well is fine,
to do well is better.

就像 McGuffey Reader,Open Court系列书远比“看,看,看着我”之类的书教的多。我的学生们浏览着那些诗歌,寓言和"迪克.怀廷顿和他的猫"这样的故事。我还在每天午餐后给他们朗读这些选集。他们都如饥似渴的吸收这些信息,就像他们要参加一个儿童版的学院保龄球比赛一样。他们知道魔鬼和精灵来自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鬼怪住在英格兰,妖精来自北欧的冰岛,魔怪是在法国找到的,吵闹鬼是生活在德国的爱吵的小精灵。他们知道了全世界有343个不同版本的灰姑娘的故事,第一个是来自公元340年的中国。



对于那些正在学习阅读的孩子来说,你给他什么样的书会决定他将来会读什么书。如果我们只给他们那些无聊的“迪克和简”故事,又怎么能激起他们将来阅读的兴趣呢?童话故事和寓言能够吊起孩子们阅读的胃口,也是一个启蒙文学的好方法。


在童话故事里,往往会有情节的冲突,真善美与假丑恶作斗争。我会教学生们分清主角和敌人。我还向他们指出在童话里往往有三个元素——三只熊,三只小猪,三个愿望,灰姑娘参加舞会的三个晚上。我解释道,三这个数字是泛指,代表很多事物,我常给他们举的例子就是:人的个性也有三部分——本我,自我和超我,本我就是一个人生而具有的样子,是我们没有开始学习之前的样子。自我是现在、当前的自己,是别人认为的我们自己。而超我是我们的意识,是我们认为应该成为的样子。

即使是孩子们也喜欢用这种方式分析故事,解开奥秘去探索这些东西是如何相处在一起的。孩子们还讲出了许多与三有关事物,比如棒球中三垒,一天三餐。他们在周围去搜寻与他们读到的知识有关的事物,这又引发了课堂讨论,而这正是上课的核心与关键。我告诉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而且每个人的观点都很重要。我不会告诉他们该思考什么,而是努力教他们如何思考。在这些讨论中,提出一个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一个能激发他们的进行批判性思考的问题是非常有用的。比如说金发姑娘可不可以不经允许就进入三只小熊家?她破坏了小熊的床还吃了他们的东西,她做的对么?

为了放松他们的大脑,我会让他们做热身运动。比如说,在数学课上,我会问“如果我用三分钟可以煮熟一个鸡蛋,那么我煮两个鸡蛋要多长时间呢?”
“我们还没有学倍数呢”,经常有人会站起来说。
有的学生则会试探着说:“要用双倍的时间。”

我告诉他们:“如果那样就会把鸡蛋煮老了,好好想想。如果我把一个鸡蛋放进水里,再把水煮沸,和我放两个鸡蛋在里面不是一样么?难道不是同样的时间就可以煮熟两个鸡蛋了么?”这类问题目的就是让学生们去思考,我们不仅可以利用课本知识,还有生活中的实际问题。有时,我会故意把有些情节略过,提出一些不完整的问题。我这样做是要教会学生怎样去评估信息,让他们意识到不是每个问题都有答案。他们最终会告诉我情节和信息不完整。



马文的学生取得了明显的进步,有一天,他们在讨论《杰克和豌豆茎》(是一个童话故事,一个小男孩顺着豌豆藤爬上城堡和妖怪作斗争,最后得到金蛋的故事)。

“杰克怎么样?“马文问道,”你们认为杰克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
”那个杰克啊,他肯定是个白痴“,克里斯说道。
”对——“佛莱德笑着说,”“惹恼了那个大家伙,他死定了。”
“那么,你们认为他不应该找机会爬到那个巨大的城堡上,对么?”马文问道。
“我认为他应该去,因为他找回了他的爸爸和爸爸的东西,”伯纳特回答。
“切,他想的是要去清理那些东西”佛莱德争辩着说。“他怎么能肯定那些钱和要下蛋的母鸡他爸爸的是?”

“你应该说是他爸爸的”,马文纠正道。
“是的,是他爸爸的。”
“他不是个好孩子”,杰罗姆坐回到他的位子上,把胳膊叉在胸前说道。“他就是太懒了。他不想干活,你瞧,他就想投机取巧,像您平时告诉我们的,马文太太,他就是想坐享其成。”

“他向那个女魔怪讨吃的”,安东尼自言自语道,一秒钟之后他似乎才发现自己是在班上回答了一个问题。
”安东尼,我们不是变聪明了么?“马文鼓励说。
“切,我还是认为杰克很蠢,”克里斯嚷道,他对其他人的观点一直摇头。“他不应该听到有个家伙说这是魔豆,就拿奶牛去换,他应该让那个家伙给他演示一下魔豆的魔力。伙计,杰克还要嫩了点儿!”
克里斯引发了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争论焦点。场面已经没法控制了。

当所有的鼓舞、激发、吸引开始生效时,只有勇于奉献的老师才能领悟真谛。马文看着孩子们如饥似渴的求知欲,她回想起她是经过了那么长时间才让他们像这样尽情发挥。在第一天上课时,孩子们都是板着脸,毫无生气,沮丧的样子。现在他们是如此充满激情。
“我不知道Peter给我做了什么样的计划,”她说,“但是你们这群孩子让我在人间感受到了天堂。”



       *



很自然的,我这这种乐观的目标就是要让孩子们认识到教育的本质,这样他们就会为了学习而学习。他们会变成这样的,他们只有七八岁,尽管我没有物质奖励给他们,但是我坚信,每天对他们的每个任务进行表扬是主要的激励方式。但是,时不时的,如果能主动给他们提供应得的奖励,也绝不会伤害到他们。



我的学生学习一直很努力,所以我会安排他们去附近一个快餐店参观。我们要学一堂科学课,讲人类是如何获取食物的,而这次旅行正好符合这个主题。餐馆老板也同意,让孩子们参观餐馆的后堂工作,展示食物是怎么准备好的,业务是怎么进行的,并且提供午餐。我早就取得了校长的同意,他认为这是个好主意。“那些小孩老是吃那些垃圾食品,”他笑着说。“他们或许有机会看到那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这个法式餐馆请了一个小丑来做宣传,在早上11点,小丑把孩子们领进餐馆。他们离开德拉诺后就一直在叽叽喳喳,虽然他们也努力在保持绅士、淑女的风度。因为我一直在提醒说他们是学校的文明大使,必须好好表现,他们才将这种吵嚷和推挤限制到最小程度。



就在我们的队伍刚要转弯时,校长急匆匆的冲进人行道,让我停下。边说边裹紧他的夹克以免敞开,他看上去非常不正常。

“马文,你不能去”,他气喘吁吁地说,“你得把班级带回教学楼。许多老师来我这里找麻烦,他们对我让你出去的事情很不满。”

“但是,您已经允许了呀”,我说。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没想到引起这这么大的麻烦。”

“看看这些孩子,看看他们多门兴奋。我这样会让他们失望的。如果你答应了孩子们,你就得说话算话,或者当初就不要答应。”



所以,我还是和学生们去了餐馆,我必须信守诺言。校长回去了,他说他没有允许我带学生出去。从那时开始,我公开向老师们宣战了。

有人开始传谣言说我体罚学生。我给二年级学生上恐龙这一单元时,我把学生们的试卷贴在教室外的公告板上,有一些老师就谣传这是我自己写的。他们认为自己班的学生还在基础阅读的13个新单词纠结时,我的学生是不可能写出雷龙和霸王龙的知识的。

这种骚扰越来越多。我两次在邮箱里找到了讨厌我的纸条,上面写着:“你以为你很厉害,我们认为你一文不值。”落款是你的同事。

有几天,我站在黑板前都觉得头晕。我开始失眠。似乎有一股压力冲到头顶,有时我会突然窒息,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我花了好多时间想,如果我放弃教书会怎样。我知道我还能找其他工作。即使有这份教师的薪水,我们也过得紧紧巴巴。艾瑞克、帕特瑞克和辛迪的夏令营和私人学校费用得花去很多钱。像以前一样,克拉伦斯得做两份工作,凌晨2点就得起床去一个建筑工地搅水泥,接着就去Sunbeam正常上班。在周六,我得打出一些医学报告来挣点小钱。如果把艾瑞克送到德拉诺小学读书,日子可能会容易些,但是在他到了上学的年龄时,我已经在德拉诺教了4念的书,我知道这样的学校是不能给孩子提供我想要的那种教育的。



我肯定除了教书还有其他工作可以做。我考虑过找一个坐办公室的工作,在出版社或者给某份报纸写文章。我写信向他们询问,但是徒劳。每次我想出一个出路,脑袋里就有一个强烈声音——我不能扔下班上的孩子们,不能在学期未结束就扔下他们。他们才刚有起色,继续坚持对孩子们来说如此重要。

我想我不能再承受这样的紧张局势。我厌倦了没人和我说话,我厌倦了整个世界都讨厌我。于是,当圣诞节假期来临时,我非常高兴。

第六章

在整个假期,克拉伦斯和孩子们都竭尽所能想让我高兴起来,把德拉诺的那些麻烦事抛在脑后。没有他们的支持,我想我可能早就崩溃了。我经常发脾气,而且夸大那些事情。但是,克拉伦斯在危机面前拿得很稳,就像他向来处理事情时冷静的风格。这正是我所需要的,甚至艾瑞克都劝我:“你看你,妈妈,”他说,“你经常告诉我们要坚强,所以,你自己也要坚强。”那时他只有12岁,但是他已经有当家人的味道了。

我在屋子里不停地徘徊,想搞清楚我到底怎么了。有几天,我都在可怜我自己。然后开始怀疑自己,甚至是自责。我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太古板?我的生活一直很严肃,太严肃了。我希望我能像其他人一样。我甚至开始故意松懈自己,把碗放在水槽里到第二天才洗,但是最终我还是在睡前把碗洗掉了。

当我确信某件事是正确的时候,我就不能退缩甚至妥协。作为一个老师,我最关注的就是我的学生。难道我应该理解我的同事们么?我困惑了,我一直明白的简单的道理,现在却变得复杂起来。


不久,我发现我和老师们的矛盾不是造成我心情不好的唯一原因,还有当前的教育体制。教育系统对学生的漠不关心和官僚风气让教育小孩变得更为困难。作为家长,我也觉得很失望。我很难为自己的孩子找到好学校,让他们得到合适的教育。

最开始,我把孩子们送到离加菲尔德有几公里的鲁斯瑞学校,我得付给出租司机或者邻居车钱,让他们接送孩子上学。但是对这个学校我还是不满意,而这已经是我在不到七年的时间里换的第四所学校了。

艾瑞克和帕特瑞克的第一所学校是在另一个城市边上的一所教会学校。每个月60$的学费,还要100多的搭车费。我以为我值得付这么多钱,因为他们能提供非常好的基础教育——拉丁文,语法和很多传统礼仪课程,而不是一些哗众取宠的游戏。

在读学前班的时候,他们有非常好的老师。但是,到艾瑞克7岁的时候,学校开设所谓的“进阶”教学方法,招聘了更多的老师来吸引学生。当我看到儿子在做一些看图和涂颜色的游戏,而没有去提高阅读技巧和词汇时,我给他们换了一所学校。

那些所谓的私立男子预备学校其实名不副实,令人失望。艾瑞克和帕特瑞克没有在学习拼音,而是被要求用卡片来记忆单词。他们只是阅读那些基础课文,没有课堂讨论,没有练习,没有问题来激发他们去思考。更糟糕的是,他们用的是看图学词的教材。帕特瑞克在转入预备学校的第一年是那么渴望阅读,而现在他就像一只灯丝断了的小灯泡一样,开始停止学习,失去了对阅读的兴趣,学校还告诉我他应该加入补习班。

我去见了校长,想以一个家长的身份提供一些帮助。我感觉如果家长不只是以捐助资金和家长会的方式参与到教学中,那么,孩子们就会受到更好的教育。校长表面上看很感兴趣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只是让我做一些示范课和拼音法教学指导。尽管我觉得他是在耍我,但我还是照做了。

一切都是徒劳,在四年级末,艾瑞克还对一些词汇咕哝不清,而实际上,要是他掌握了拼音法,他早就会读了。帕特瑞克也在阅读上有问题。我晚上会和他们一起学习,然而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把他们白天学到的东西否定和抛弃掉。因此,我告诉克拉伦斯,下个学期不想把孩子们送回预备学校。他很难理解我这种追求一个好学校的执着劲儿。他认为只要他的儿子在一所高消费的私立学校读书,就能受到踏实的教育。

我理解他这样的观点,很多没有受教育,没有当过老师的人都认为我反应过头了。所有人都认为学校就是学生学习的地方,学校还能做什么呢?人们还是会完全信赖那些只是有奉献精神,牺牲自我的老师。他们不知道,时代已经变了。

为我的三个孩子寻找好学校的过程让我亲眼目睹一些事实:不仅是公立学校的教育差,错误的教育是个普遍问题,这个问题已经遍及各个学校,从城市到乡村,从公立学校,教会学校到私立学校。曾经只是穷人的负担,变成了成为每个人的负担。(这里作者比喻曾经只存在于那些差的学校的问题,变成了所有学校的问题)

这让我意识到,不管是作为母亲还是作为老师,我都逃脱不了这个问题。这些问题纠结在一起,在德拉诺,我为了我想要的教育方法而战斗着,希望我的孩子也能得到这样的教育。作为家长,我希望能保护,照顾好我的孩子,而作为老师,对学生我也有同样的责任感。我从来不会在3:15就离开学校,丢下学生不管。他们会回家么,会在街上闲逛么,他们的衣服穿得够不够,他们今晚能吃饱么,他们有被子盖么?

在课间休息时,我会在门廊上看着他们,以确保没有人被同学欺负,或这排斥。当我看到有人独自一人,就会牵着他,把其他孩子叫过来,一起围成一圈。让孩子们感觉到自己被群体接受是很重要的。我对被人排斥的感觉有深切体会。

我在1月份收假后回到德拉诺时,我下决心教好书,并且这种信念比以往更坚定。然而开学后的两周,一切开始崩溃。

在周五下午,我收到校长的口信说让我马上到他的办公室找他。我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紧急,都不能等晚一点。是我忘记填什么表格了么?还是我的学生有了什么麻烦?

校长坐在桌子后面,表情严肃。他是个矮个子,坐在桌子后面让他显得更矮了,似乎被桌子上的那些文件柜和纸堆埋没了。我让我坐下,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要我离开现在的班级,带别的班。由于拨款削减,学校撤掉了一些监督岗位,所以他得把其中一个老师安排回教学工作。他把我带的班级给她带,而我带另外一个班级。他解释说,那个教师六月份就退休了,她教了30年,他想让她这最后几个月过得舒服些。他又虚情假意的恭维我的学生多么多么好,说那位老师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我只听了一半。。

那么孩子们怎么办呢?我飞奔到教室里,心里快要崩溃了。我关上门,靠在墙上,看着教室里那些书本,试卷,海报和花花草草。那些来访者们可能不会觉得这有多美,但是这里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而设的。我看着墙上的那些名言警句:成功者从不会放弃,而放弃的人永远不会成功!成功的人总是积极地面对压力。如果生活给他们一颗柠檬,他们会用它做柠檬汁。每天,孩子们都重复着这些名言,每一天我都会重申这些信息,强调积极生活的重要性。我希望我的学生们能够做到这点,而现在,我自己都无法做到这点。

孩子们看到马文非常沮丧。

“怎么啦,科林斯太太?”佛莱德问道。
“你还好吧,科林斯太太?”安东尼低声问道,他的眉头紧锁。
马文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孩子们,我对你们一直都很真诚,所以我现在也不会骗你们。学校要做一些变动。“她把安东尼的肩膀抓得更紧些。”你们将会有另外一个老师,我想我会去带另外一个班级。

她以为他们只会唉声叹气,或是摇摇头。但是她看到安东尼的眼泪夺眶而出,而佛莱德用拳头捣着桌子,把它推到了墙上。

“我再也不会回来到这里!”他吼起来,咬紧嘴唇,握紧拳头。“我要把这里的窗户砸碎。”

“这就是我教你们的结果么?这就是我过去几个月辛苦教你们做的事情么,砸窗户,拍桌子?当你们哪天要出去找工作,那些老板肯定会说‘哦,天哪天哪,看这个年轻人。他肯定干得了这份工作,因为他在学校时就学会了砸窗户,拍桌子!’”

有人忍俊不禁,打破了这种紧张。马文走到佛莱德跟前,把桌子搬回去,双手抱住他。

“我爱你们”,她对他说。“我爱你们所有的人,我还会继续爱着你们,关心你们,担心你们。但有时,生活中的事情无法改变。我们不会被这些事情打败的,对么?我们还会继续尽心尽力,做出点事情来。如果你们不学习了,你们也不会拥有新的知识,那时,我之前给你们教的都白白浪费了。你们让我成了一个失败的老师。”

*****

孩子们放学回家后,我把那些海报卷起来,收好我的书本和花草。我想要自己回去休息一下,让克拉伦斯把这些带回去,不过我已经慢慢地缓过来了。

我曾经目睹了这一切。孩子们刚到学校时脏兮兮的,我不得不带他们去澡堂,用酒精擦洗他们的胳膊和胳膊肘。一个家长曾拿着长鞭到学校来打孩子。我那样努力,精疲力尽,想要改变这一切,想要给孩子展示加菲尔德公园以外的世界。如果我像我以为的那样坚强,那么我也能够承认这种失败。

一位学生家长来到我的房间。她告诉我家长们已经知道校长要更换班级的事情。有一个教学助理也听到了消息,并开始打电话通知其他人。有一些气愤的家长坐在办公楼下。他们对更换班级的事情非常生气,60个孩子就为了找一个老师。

那位家长在说话时,一直看着我桌子上放的花草。她说,“科林斯太太,看到你收拾好这些花,我知道你已经准备走了。但是我们想让你留下。”而其他家长也在楼下和校长争执不下。

我没有回答她。我想象着办公室里吵嚷的情景。校长被那些家长们拥挤在中间,这让我感到高兴。可怜的人,他没有料想到会这样。他以为那些家长会像以往一样对这些事情漠不关心,不是因为那些家长不在乎,而是他们很容易被学校的老师和管理者们所糊弄。因为家长们会担心自己不知道说什么,担心自己看上去像傻瓜一样,担心自己因为没受教育而遭遇尴尬。他们太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以为老师们会嘲笑他们。我非常高兴家长们终于采取行动了。然而,我不会再被牵扯进去了,我已经处理好这个问题,并且开始适应我做出的决定了。

我穿上大衣,关掉电灯,关上教室的门。我听到楼下的吵嚷声。我迅速地跑出教学楼,希望没有被人看到。我太需要安静了。那一刻,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去炒焦。但是这个时刻,我必须做的就是坚守我的理由,我的尊严。

那天晚上我和克拉伦斯谈了谈,说我已经决定辞职。他说我可以做我认为最好的事情,但是我怀疑他实际上没有那么轻松。躺在床上的时候,想到现在问题终于解决了,这么长时间来我第一次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上,几位家长关于辞职的谣言打电话问我。他们告诉我如果我不回学校教书了,他们也不会把他们的小孩送回去。他们会抗议学校的做法,把孩子留在家里。

不管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被警醒了。在加菲尔德这样的地方,事态发展下去可能会失去控制,我担心这种抵制会走向危险。不是怀疑家长们的动机,而是担心附近那些大一点的男孩会把这个作为借口找麻烦。我不想我的行为引发这些事情。

在星期一,我回到德拉诺。校长交回了我的班级,而我也重新开始上课。孩子们和我都没有提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对于我来说,那是一个结束。我想做的只是挺过六月份。我不想再和他们对峙。几周过去了,我变得越来越沮丧,每天都极不情愿地走进教学楼。周五的时候,我就开始担心下周一。星期天,我就像个陀螺一样打扫房间,收拾东西,或者一言不发。我的家人不得不忍受我的坏心情。我经常大吵,抱怨,甚至嚎啕大哭。我得挺过六月份。

学期末的最后几个月尤其艰难。我马上就要解脱了,指日可待,但这更加显得每一天都是如此漫长和痛苦。我把我剩余的精力全部留给学生们。其他事情都顾不上了,不整理头发,出去的时候也不洗头,我也不在意我穿什么,经常忘记化妆。早晨,我随手抓一件衣服就穿上,甚至是蓝色牛仔裤。我两天会穿同样的衣服,实际上,我以前从未这样。

当然,我的学生们也发觉了这种变化,我不想在他们面前隐藏我的真实感受。我告诉他们有时候我的内心受到伤害,非常想哭,但是这绝不是因为他们。让孩子们,尤其是年纪小一点的孩子理解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他们很容易把成年人遇到的麻烦事归咎于他们自己。有时候班上的同学就像是会诊一样,他们会说出自己的体会,而我也愿意分享我的感受。我从不认为一位老师应该假装很完美。那些从不暴露自己人性缺陷的老师会让孩子们不愿承认自己的缺点。老师,或者家长不可能为孩子们树立起一个完美无缺的榜样。

但是,我的学生们仍然会学习,学习阅读,数学,思考。在去年九月份,我的二年级学生们开始学习Open Court系列的第一本书,而今年六月,他们已经读到5年级中了。他们知道了亚里士多德,伊索,托尔斯泰,莎士比亚,佛朗斯特和狄更斯。如果说我有了些变化,但是我的教学方法没有丝毫改变。

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我拥抱亲吻了每一个孩子,和他们道别。我给他们列了一个暑假书单。“你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小孩”,最后一次我提醒他们,“你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记住,没人能拿走你们的知识。成功与否只取决于你们自己。你们永远不要放弃,时刻准备好去飞翔!”

午后,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德拉诺。孩子们跑到教学楼前簇拥着我。“我爱你们,”我对他们喊道,便穿过街道。那是我的真实感受;他们是我能在德拉诺坚持了最后几个月的唯一支柱。但是我告诉自己我不会回来了。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再踏进那所教学楼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