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马“心灵驿站”

为学日增 为道日损 助人自助 快乐成长

 
 
 

日志

 
 
关于我

成立伊始,汇集我校各级老师、领导的关心与参与,家长、学生的关注与需要,愿与大家共同成长!博客主要在工作日工作更新,望大家理解!一些视频和博客是值得一读再读,一看再看的,总会有新的领悟,欢迎大家经常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Marva Collins' Way (中文 九、十)  

2011-09-18 21:05:4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章

到1976年得1月份,学校开学四个月多一点,学生的数量增加了两倍,这得益于大家的口碑和一家黑人报纸Chicago Defender上的报道。教学也变得更加复杂了,我在仅有一间教室的学校里跑来跑去的。和我在德拉诺的情况相反,在德拉诺,我的学生都是同一个年级,年龄也差不多,但是现在,学校有各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并且他们的水平都参差不齐,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新学生都挤在教室的前面。希欧多尔是年龄最大的一个,他很壮,看上去像个橄榄球的阻截手。而我只有一年的时间来让他达到三年级的阅读水平,为初中的入学考试做好准备。紧挨着他的是乔治.比彻尔,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位子上无精打采的。他长着一张圆脸,今年11岁,走路小心翼翼的,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算不出5+1等于几,把bat读成cat,即便如此,他之前在教会学校的老师还是把他升到六年级,就是为了向上级做一个“有进步”的汇报。他在那所学校的五年几乎都是在浪费时间。他不会给老师们惹麻烦,老师们也不管他。五年的时间,他都坐在教室后面,看别的孩子上课。以前我也见过这样的情形。那些较胖的,安静的,不干净的,其貌不扬或是有缺陷的孩子往往被安排在最后一排,被大家遗忘。而脆弱的简妮特.摩尔有6岁了,还是不会说话。她会呆呆地坐在那里,漠不关心,对一切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她妈妈告诉我她曾经被性骚扰过。我没有和简妮特谈过这件事,直到4个月以后,我才让她露出笑脸。

希欧多尔,乔治和简妮特只是其他13个新生的一些例子。他们中没有一个孩子的阅读能力达到了和年龄相称的水平。有一些人被之前的老师或者是心理学家冠以“无可救药”,或者是“弱智”的标签,并且被推送到一些特殊学校去接受教育。他们来报到的时候都带着一大包官方通知,记录着他们的“胡作胡为”,心理和社会问题。他们被认为是异类,被排斥,没有人想要他们。我需要学生,我觉得我能帮他们。

大部分的家长对我和我的学校知之甚少。我认为他们找到我不是因为学校的教学大纲或是教育理念。他们来这里是因为我们的大门始终敞开着,又有空余的课桌。他们只是想试试另一次机会,在他们看来,我这里和他们之前的一些尝试可能并不会有多大不同,等到我放弃这些孩子之后,他们又会做另一个类似的尝试。

有些家长是怀着沮丧,失望的心情来找我的。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学校是他们最后一根稻草。他们的孩子在其他学校被认定有罪,走投无路才来这里。我感觉这些家长只是为了给他们的孩子找到一个安放的地方,而不寄希望于我能为他们的孩子做点什么。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抛开那些所谓的报告和日积月累的记录。我的经验表明,那些报道更可能是错误的。我见过太多这样的学生,他们的人格被玷污,他们的智商被检查过,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分析——他们被画上了失败者的标记。

我对公立学校最愤恨的事情之一就是老师们巴不得把那些孩子归为心理问题类的孩子。每次,只要遇到一个难对付的孩子,就会出一个“报告”,这是他们最方便的借口。而私立学校和教会学校也是一样的“急不可耐”的给孩子们冠以标签。艾瑞卡.莫卡伊就是一个例子,而她只是我们学校众多孩子中的一个。有一位母亲告诉我她儿子所在的教会学校校长推荐他转到Beacon学校,这是一所专为情感遭到创伤,学习能力低下的孩子设立的学校。而那所学校的老师又告诉这位母亲:“你的儿子不应该来这里,他不属于情感受到伤害的学生。因为在那些教会学校,行为不正常的孩子往往会被归因于心理问题。”

老师,心理辅导员和社会工作者往往会对孩子们的行为有成见,从而误读孩子们的能力。那些父母离异的孩子极有可能被归为此类,而那些家庭富有的,母亲工作的,还有在加菲尔德附近的黑人孩子都是一样。当你告诉一些人这些孩子的居住地时,他们立刻就会遐想这个孩子会被虐待,被忽视,他们饿着肚子去上学,没有衣服,从未和父亲在一起生活过。一些老师甚至认定这些孩子什么也学不会。

过去的很多年,我都从教育界内外的人士那里听到这样的观点:给那些贫民区的小孩教莎士比亚有什么好处?为什么要和教学大纲和理念作对呢?如果他们能接受,给他们教教单词什么的就可以了。

我们生活在一个喜欢给人冠以标签的社会中,人们总是试图将人分为三六九等。“学习能力低下”, “发育迟缓”,“行为异常”,“多动症”,这些词儿我们似乎用的太多了,对孩子们议论纷纷,直到他们行为规范为止。孩子们坐不住并不足以证明是“多动症”。可能只是因为孩子们感到厌倦了,也可能是他不知道怎么做作业,但是又害怕问问题,或者只是比较活跃而已。一位幼儿园的老师宣称她教的一个男孩子有多动症,因为在晨休时,他不去睡觉。而孩子的妈妈,一位儿科护士争辩说他儿子每晚要睡12个小时,他只是在白天不困而已。另一位老师建议一位母亲不要给他7岁得儿子在早餐加糖的麦片,因为他有多动症的表现。可是当这位母亲问道有什么症状,比如他儿子学习上有问题,还是有行为问题?那位老师回答说没有,那个小孩只是太聪明了,精力太充沛了,她管不住而已。

学校的问题往往不是由孩子造成,而是应归因于师生关系。老师对孩子的评估往往是建立在这位老师自身生活经验的基础之上的。那就意味着孩子们表现优秀还是差劲取决于老师过去的经验对于他的反应,这个反应几乎和孩子自身的能力和个性毫无干系。一个孩子可能勾起老师或其他人对一些人的回忆,比如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或是关系不好的同学。

而毕竟老师也是人,他们确实不能总是像一个老师那样,他们也有不高兴的时候。有时候,孩子们被冠以标签是因为老师在沮丧的时候对一些本来正常的行为产生过激判断。有时,老师对孩子生气只是为了报复而已。老师的个性,生活态度和习惯往往使他在看待学生时带上了有色眼镜。

老师可以成就孩子,也可以毁掉孩子,他可以帮助孩子,也可以污蔑孩子。正如有的老师能激发孩子,能发现孩子的兴趣,引导他们学习,而有一些老师阻碍孩子发展,阻碍学校和他自身的发展。他们或许不是有意识的,但是一个老师应该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事情保持敏感,即使是不假思索的一些话语,比如“你的大哥可是个非常聪明的学生”,或者是“你是我们的大个儿,你应该站到最后一排”都可能疏远孩子。

不管是作为教育者,还是家长,我能意识到这一点。在我的学校又有13个新生报到的时候,我的儿子,10岁的帕特瑞克,和他新学校的一个老师有点问题。他的老师因为某些原因不喜欢帕特瑞克。她会把所有孩子的作文展示出来,而独独没有帕特瑞克的。她在休息时间让他呆在教室里做测验,她会在其他同学面前批评他,好像对他视而不见。最后,其他的孩子跟着老师的判断,会在体育馆或者午餐室里对帕特指指点点。

我知道帕特瑞克在认真学习。晚上,我和他坐一起,他可以顺畅地读完乔叟写的《圣战骑士》。我不知道为什么老师要这样刁难他。克拉伦斯和我都想让帕特转学,但是帕特仍然坚持,他不想中途退出,他不想让让自己像个娘娘腔一样被人安慰。所以我就错误的屈服他了,让他继续呆在学校,寄希望于他能顺其自然,老师能够改变。而与此同时,帕特慢慢变得有点口吃,我只能对他说,“别着急,宝贝儿,妈咪在这里呢。”

有几个晚上,我下床之后发现帕特睡得不安稳,会磨牙,嘴里还咕咕囔囔,“不,我会做”。像我的许多学生的家长经历过的一样,我感到气愤,内疚又沮丧。而和其他家长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既然帕特这么坚决要继续留在那所学校,至少是过了年底,我又怎么能打击他呢?还有,如果我让他转学,我也不知道能把他送到哪所学校。在过去的几年中,我找遍了所有的私立小学,我认为把他拉回到我的身边是最糟糕的选择。他肯定会觉得自己是个失败的小孩,靠着自己的妈妈庇护。

我所做的只能是安慰他,鼓励他,每天都努力重新树立他那被打碎的自信心。全家人都给他爱,给他鼓励和支持。我很不喜欢帕特的老师,我以前从未这么讨厌过一个人。我想知道,如果他们这样对待我的孩子,还有多少小孩要深受其害,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于孩子来讲,遇上好的老师就像彩票中奖。一个孩子有幸抽到一个好老师,就是一个阶段成功的开始。但是不能保证,他来年也能遇到这样的老师,继续引导他。

我对那些老师评语的态度让我不去依赖任何一个人来判断孩子的能力。我也不相信学习能力测试结果。有些孩子在接受测试时会感到困惑,被误导,不能发挥自己。帕特瑞特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有时候,孩子们会担心自己考不好,辜负父母的期望,比不上自己的哥哥或姐姐,他们在考试时头脑一片空白。

我认为那些心理测试根本不能对孩子下正确的结论,尤其是那些结果往往依赖于一些解读规则。比如说,我的一个学生,7岁大的女孩,曾参加了一次心理状态测试,根据她的选择,测试要求她画一幅画,她画了一个公园里的情景——一轮金黄的太阳,两朵蓝色的云,一片绿色的草地,一颗棕绿相间的大树,三朵花之间还有一个小孩向垃圾桶里扔一些东西。根据一位心理医生的评估,“垃圾可能暗示之前关注的事情被放弃了。”然而另一个心理学却认为这可能暗示之前关注干净整洁。家长们到底该相信谁呢?

由于帕特瑞克和他的老师之间的问题,学校的心理工作这么让他参加一系列的测验,其中一项是画一个人。因为他先开始画脚,心理老师就判定帕特瑞克有问题。但是,我认为这非常自然,因为帕特有一双大脚,他的哥哥艾瑞克也是大脚,我的脚也很大。

因为我知道一个专家对孩子的评判是站不住脚的,我拒绝把任何一个孩子看作是“无可救药”的。我不知道我的新学生是否被诊断为能力低下。可能有一些是这样,但是我从不会像他们那样来教这样的孩子。我不会因此降低我对他们的期望值。我很明白,通过某种方式,在某些时候,我能走近每个孩子。

和我多年所教的孩子一样,我的13个新学生感觉生活毫无价值,有不安全感。不管他们各自的问题有多不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感到自己是个失败者。我知道,我得注入一些新的,积极的信息。像我教以前的孩子一样,我必须让他们思考积极地方面。

而和以前不同的是,这些新学生现在不止有我来鼓励他们,还有5个老学生的积极支持。现在他们已经熟悉艾默生。他们知道所有相信自己的谚语和警句。他们是新来者的先锋。

以前,只有我一个人说“我不会让你们失败的”,现在,这句话变成了“我们不会让你失败的,我们就在这里帮助你”。

我转过身面向着辛迪,特瑞西,艾瑞卡,盖里和艾伦,我问他们,“以前你们是什么样儿的呢?”

“不明白,不理解知识”,他们回答。

“那么现在你们必须做什么呢,你们必须帮助谁?”

“帮助其他小孩”,他们喊道。

学习需要集体的努力。学校中的每个人都是集体的一员。像其他任何集体一样,只有学校中每个人一起努力才会有起色。这是我第一次同时教这么多不同年龄,不同水平的孩子。除了因材施教的方法,没有其他方法能让一个12岁的孩子和六、七岁的孩子们自在的坐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每个孩子都渴望被爱,被需要的感觉。每个孩子都需要归属感。多数孩子仍然受之前学校被排斥和侮辱的影响。我们班级必须是一个支持团队,互相帮助,彼此赞赏,就像在减肥互助协会,或者戒酒互助协会中让新队员融入集体一样。我不想任何一个孩子感到孤单。因此,我努力把这种年龄差异从歧视变成优势,营造出相互帮助的气氛。






第十章

到1976年2月,也就是新学生入学一个月后,十三个新生都开始阅读了。有些读的比其他人好一些,但是他们都掌握了phonics方法的基础。我原以为如果再让我回到从前,再给新生教“发音组成单词,单词表达思想”的课程,我可能受不了。但是我做到了,我还会继续这样教每一个新生,从反复操练,朗诵顺口溜,背诵元音辅音儿歌开始。我也很厌倦这些重复工作,但是我从不让自己表现出来。一个好的老师应该是一个激情四溢的演员。在我第一次授课的时候,我总是努力让自己充满生机,精力充沛。

“我不是什么传奇人物”,我会告诉学生,“我只是工作努力认真而已。我的脚疼得要死,我的喉咙因为讲话太多也受到损伤,当你们在晚上进入梦乡的时候,我还在备课。”

学校里的每个孩子都得根据他的需要来授课。这是我能够有效地走近这一群参差不齐的孩子的唯一方法。我会告诉他们,“我们每个人的鞋码都不一样,对么?当我们去看医生时,医生也不会开相同的药,对么?”如果一个孩子搞不清同音词,比如to和too,那么次日早晨,就会有一张相应的练习放在桌子上。如果一个小孩算不清元、角、分,那么,他会得到另外一张练习。没有一堂课可以被事先准备好,因为,我永远不会知道每天会有什么样的需求,又会有什么样的缺点暴露出来。

孩子们的阅读能力从phonics方法开始培养。一旦孩子们掌握发音和划分音节,他们进步就非常快。一个一年级小孩如果能受到Phonics的精讲,他在4到5个月内就可以朗读4个音节的单词了。研究表明,用phonics方法,一个一年级学生可以在年底学会朗读24,000个单词,而那些用看图说话法学习的孩子,到四年级才能掌握1500个单词。看图说话法并不涵盖一些很常见的单词,比如说boil, brain, copy,pain,pity, pray, pride, puff, roor, spare, stir, sum, tax, thirty, twelve, vote。而通过phoics方法,一个一年级的小孩可以在几个礼拜后就能阅读这些单词。

Phonics法能让孩子分解每个单词,使之有更好的理解。当一个孩子能够理解一系列的口语发音和书本语言时,他会为了理解而阅读。在看图说话法中,孩子的理解力发展受到压制,因为孩子们要去猜测词意,他们得忙着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出单词,孩子们就不能集中精力理解句意。看图说话法倾向于替代单词或者意思,孩子们依赖于记忆和上下文暗示来认识所有的单词,他们就更容易读错单词,替换错单词。一个关于高中生(包括那些通过大学入学考试的学生)误用单词的研究表明,学生们会把sollomon读成salami,把delicacy读成delinquency, 把hurricane读成hammer, 把groceryman读成clergyman, 把inert读成inherent, 把imbecility读成implicitly。这项研究总共记录出学生们所犯的100,000个类似的别字错误,而受试者是从一年级到大学水平的学生。

我的学生一学会单词发音,他们就开始学习同音异义词,同义词,反义词和拼写。每教一个新元音,他们就会放到单词中使用,利用这个元音拼写来组成新的单词。比如,对于发[ei]的字母或字母组合,他们会完成这些单词__t(一个数字),__t(我们处理食物的方法),h__(我们用来喂马的东西),f__t(我们会在上面走),th__(一个复数代词),pl__n(并不出众的意思),str__t(没有弯曲的线)。

不久,孩子们就会通过phonic拼写法解读不同的单词。有些单词对于一些学生来说看上去就像外语,但对我的学生来说再清楚不过了。他们知道[-noi]是annoy, [a-myooz]是amuse的意思,[kak]是cake,[frit]是fright,[fre-kwant]是frequent,[i-ra-ser]是eraser,[myoo-zik]是music,[ik-splo-zhen]是explosion。我会保持读、写齐头并进。我的学生也不会想得很多,写得却很少。

那些批判phonics方法的观点说,这不能很好地教小孩阅读,因为在英语中有太多不规则发音和拼写。比如长音,有三十多种拼读,包括tidal中的a, sicken中的e,charity中的i,come中的o,typhus中的u,vacation中的ion,sickle中的le,prism中的m。

我会把这些不规则词汇在具有代表性的单词中标记出来。当我在教一个发音时,我会把发这个音的所有字母和字母组合提出了。为了教发[z]的音的字母及组合,我用到了music, zebra, has, treasure这些单词。而发[f]的三种字母组合,我会用fight, phone和cough一起教。但字母组合ck和ch都发[k]的音时,比如在tack和ache中,我也会放在一起讲。而像surgar, tuituion, permission, special和ocean这些单词也会和ship, shall和shelf一起讲,还会和法语challis和charlatan里的[ch]音一样。而发轻音[ch]的chime和cheese是分开来教的。

为了让孩子们练习分辨不同音节,我 编了一些儿歌让他们按着节奏大声背诵,在每一句末尾,拍手两次:

Change and chord, change and chord
change says cheh and chord says ck
chin and chagrin, chin and chagrin
chin says chuh and chagrin says sh

go and edge, go and edge
the vowel signal e changes g to j
beg and geige, gap and revenge
cap and rice or can and nice
the vowel signal e changes c to s
sweater and pleasure, sweater and pleasure
the vowel ea now says eh
sit and site, sit and site
the vowel signal e hits the vowel before it
and makes it say its name, and makes it say its name
bread and knead, bread and knead
bread says eh and knead says e
accumulate and quotient, accumulate and quoeient
accumulate says q and quotient says kw


元音和辅音发音规则有180个,我们不断地反复操练,温习。而且我们会坚持好几年,甚至是在孩子们已经可以阅读《卡拉马佐夫兄弟们》的时候,phonics温习方法也能让他们的拼写能力跟上阅读能力的提高。

我从年龄最大的两个孩子希欧多尔和乔治开始着手,进入六年级阅读课程。激发孩子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他们自由发挥。这两个男孩的水平大概适合三四年级的阅读教材,但是如果让他们和小一点的孩子做一样的功课,他们是没有动力的。

辛迪,艾瑞卡,艾伦和盖里在期中的时候已经在读三年级的课本了,特瑞西也一样。我曾经给她单独在课余时间看补课,直到她和辛迪的水平持平。在班上,我继续监督她阅读,我会在几个句子之后让她停下来以免出错。几个月过后,特瑞西也感觉到了我这种谨慎的做法。有一天,当我再次打断她的时候,她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我说,“拜托,科林斯太太,我可以再试一次吗,我能再多读一些句子么?”我感到很吃惊,她不再只是想取悦我,她终于找到了自信,找到了自己的优点。我继续让她高声朗读。当她读到段落末尾,教室里的其他学生,在辛迪和艾伦的带头下,响起了掌声。班级的支持找回了特瑞西的自信。从那天开始,她终于不再害羞,找到自信了。

与此同时,简妮特和其他的一些新生在上二年级的教材。一旦他们学会读这些教材,我就直接给他们跳级到高年级的阅读教材。作为一种激励技巧,我经常会告诉孩子们各自教材的阅读水平。如果他们读得很好,我会说他们不必读完这本书,可以直接读三年级,四年级或者五年级的课本了。小一点的孩子往往希望像大一点的孩子一样。而对大一点的孩子,他们的动力就是要有更高的水平,这样他们才能为学弟学妹们树立榜样。但是,在这里,却没有竞争的气氛。

通过爱护、接触每一个孩子并和他们交谈,我希望能营造一种相互关心,彼此照顾的气氛。当有同学能够高声背诵或朗读时,他们会为彼此鼓掌,有时他们也为我而鼓掌。当一个小一点的孩子升到更高的年级,年龄大一点的孩子会祝贺他。他们为班级成绩而感到骄傲。比如说艾伦,她在五月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读者了,我感觉他可以阅读六年级的水平了。而希欧多尔和乔治也像个大哥一样爱护着他。

我们会一起分享每个人的成功。没有人会嘲笑或者起哄他人的缺点。只要谁敢尝试,马上就有人用《老水手之歌》里面的一句话:一个人无论伟大还是渺小,都是上帝用爱所造。如果有学生想对同学指指点点,我会立刻告诉他,“如果上帝把你带到我这里,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

每两周,孩子们都要汇报一本他们在课余时间读的书。马文已经积攒着一堆书了,有些是捐来的,有些是从慈善书店和二手书店淘来的。这堆书就是一个大杂烩,有经典作家的作品,也有流行儿童故事。其中有有福斯特(英国著名作家,作品多以反映社会现实为主),萨默赛特·毛姆(英国著名小说家和戏剧家,曾拥有一段长达三十年的同性恋情,年轻时弃医从文,最知名、最畅销的小说是带有自传色彩的《人性的枷锁 / Of Human Bondage》),和威廉·福克纳(美国作家,作品《我弥留之际》获诺贝尔文学奖,要“成立一个基金以支持鼓励文学新人”,最后建立了国际笔会∕福克纳小说奖),还有朱迪·布鲁姆(美国儿童作家),罗尔德.达尔(挪威籍的英国杰出儿童文学作家,著名的作品有:查理与巧克力工厂、詹姆斯与大仙桃、玛蒂尔达、女巫、吹梦巨人),和舍尔.斯尔福斯坦(二十世纪美国文艺界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鬼才之一,擅长写诗和作画,曾在《花花公子》供职20年,作品涵盖诗歌,喜剧,漫画等等)。

在每个月的第二个和第四个星期五,马文会为每个孩子选择一本书,发给他们《傲慢与偏见》,《欧.亨利》,《神秘岛》,《Spring is here》,《tales of a forth grade nothing》(因为没有查阅到中文名,不敢妄加翻译(转载)Marva Collins Way (中文 九、十) - 五马“心灵驿站” - 五马“心灵驿站”),《蝇王》,《1984》,《厄舍古屋的倒塌》以及其他一些书。看上去马文会把这些书随便派发给孩子们,然而,她有原则,那就是年龄越大的孩子,即使他的阅读水平不够高,发给他的书难度也会越大。孩子们以前已经习惯失败,他们不知道是否能成功。这就是为什么她把书架上最厚的一本书《莫比.迪克》发给12岁希欧多尔,虽然他只有三年级的阅读水平。

“嗨,科林斯太太,我拿错书了。”
“不,宝贝,我给的是对的,是莫比.迪克的《白鲸》。”
“但是有这么多页,而且全部是文字,没有图片,这是给那些大小孩看的书。”
“我认为你已经是大小孩了。”
“不,在之前的学校,我总是读一些简单的书而已。”
“恩,在这所学校,我们不会给像你一样的年轻人那些简单的书。我们对你的期待和对小孩的期待是不一样的。试试读这本书,你不必理解其中所有的文字,但是看看你能做些什么。这只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单词组成的,而单词又是由什么组成的呢?”
“声音,”希欧多尔咧嘴笑道。
“对啦。你要你能记住声音,知道怎么使用词典,你就能做好。”

在那天放学时,希欧多尔紧紧的抱着《白鲸》,让每个人都能看到书名和它的厚度。马文想让他炫耀一下。其实她在意的,只是希望他能在两周之后告诉她这是一本关于一条大鱼的书。但实际上,他还告诉她,这里面描述了一条巨大的、白色的食人鲸鱼。

通过《阅读攻略》,和午餐后的45分钟阅读时间,马文激起了学生们读书的兴趣,接触到了各个领域,各种故事,主题和作家。每个孩子都会阅读一章或者一篇从《世界文学文摘》中提到的书籍,小故事,一些诗歌或者是地图。只有在他们阅读的时候教室里才安静下来。等他们读完后,孩子们会告诉彼此他们所阅读的文章。

他们读的时候,马文也和他们一起阅读,并鼓励他们试着读其他作家的书。她用那些最好的书籍充实着书架,比如说奥维德的《变形记》(不要被卡在那些长单词上面;这本书只是希腊传说而已,她这样鼓励孩子们),还有《奥德赛》,居伊-德-莫泊桑的故事,希腊戏剧,《老实人》和《罪与罚》。马文知道孩子们在多年后还会再读这些书,使之成为他们终生的良师益友。

安静的读完后,马文会第一个告诉他们她读到了什么。她会带点戏剧性的讲这个故事,有时会加进去一些生动的因素。当她在解释陀斯妥耶夫斯基(罪与罚的作者)如何认真地用步伐丈量他家到当铺老板家的距离,为犯罪做准备时,科林斯会在讲台上迈开步子。

“《罪与罚》是一本心理学小说,”她说。“心理学就是研究为什么人会思考,为什么会有这样那样的行为,心理学起源于希腊单词psyche,意思就是人类的灵魂或者思想。现在这部小说是一个犯罪的故事,没有人可以确信陀斯妥耶夫斯基杀了那个老太和她的姐妹,但是他本人觉得他们知道,所以他逃走了。如果你做了错事,你的罪恶感会让你认为每个人都知道是你干的。陀斯妥耶夫斯基很穷,也很不幸,他没有很多朋友。孩子们,难道这可以成为他有坏想法和杀人的借口吗?”

还有一次,她戏剧化的表现出《老实人》里主角的痛苦,她告诉孩子们,老实人是如何被驱逐出Baron城堡,被保加利亚人逮捕,拷打,又遭遇船舶失事,地震,被鞭打,——这些都是前几章讲的。她还给学生们讲奥斯卡王尔德的《快乐王子》,指出一颗慷慨的心总是会有回报的。而相反,对于《蝇王》中阴暗的场面,她只是大概的说了一下。

“你们可以看到,如果你们不关心伙伴会有什么后果。所有的小孩都喜欢毫无拘束。你们都认为这是很理想的,而且不需要大人们来告诉你们去做什么。但是,我们需要约束;我们都需要秩序和纪律。没有它们,我们会被摧毁,社会将会一团糟。”

当马文结束她的阅读总结,一些孩子总会马上说,“噢,下一次能轮到我读么?”,然后他的同学会跟着问,“我能跟在你后面么?”

她的介绍不仅仅局限于文学。有时她还会给孩子们讲歌剧后的故事,比如《La Boheme》,或者《费加罗的婚礼》,或者芭蕾剧《吉赛尔》,《胡桃夹子》,《彼得洛西卡》(俄罗斯诙谐舞曲)。她坚信,要对年轻人进行良好的教育,需要全面了解文化。不然,那些来自城市贫民区的孩子们怎么能了解歌剧或者芭蕾呢?

马文从一个学生走到另一个学生,询问他们那天读了什么。正是在某个这样的课后口语练习时间,超重的,11岁大的乔治.比彻尔变得开朗起来。乔治在之前的那所学校一直被忽略,他来到这里后觉得要打破他不参与课堂讨论的习惯非常难。马文鼓励但是不强迫他。当孩子们准备好时,他们就会自己站出来的。她问他读了什么,突然之间,他便

“我读了一部分约翰.斯坦贝克写的《珍珠》,”他低声说道。孩子们必须在他们讲述其他内容之前说出书名和作者。

“说高一点儿,亲爱的,”马文告诉他。“不要让别人淹没你的力量,否则你一直都会是小人物。”

“里面有个男的叫Kino,”他继续说,“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珍珠。他很穷,后来他发现了这颗珍珠,每个人都和他做朋友。以前不给他的宝宝看病的医生,也主动上门看他的小孩,并成为了Kino的朋友。”

“为什么以前那个医生不照顾小宝宝呢?”有一个同学问了一个问题。

“因为医生只想照顾有钱人家的小宝宝,”乔治说道,并因同学的兴趣和自己的自信而感到高兴。“有钱人可以给他钱,穷人只能给他鱼。”

“是的,我知道有一位女士生病了,但是医生不想照顾她,就是因为她是归公共医疗管,”希欧多尔附和道。

“所有的人总是把穷人推来推去的,”艾伦说。

“在你穷的时候,房东会关掉暖气,他才不在乎你会不会受冻,”盖里接着说。

“让我们不要再抱怨这个世界的种种问题了,”马文告诉他们,“抱怨不会改变任何事情。多学知识,这样你才能成为医生,律师,政治家,思想家。那时你就能自己改变现实了。”

“啊,政治家们也改变不了现实,”辛迪说道。“他们年年都是去野营,遛狗,他们什么事也不做。”

“那么,你就应该成为其中之一,再回到像加菲尔德一样的地方,有所建树,”马文回答道,“现在,乔治,继续讲你的故事吧。”

“恩,刚开始,人们都假装他们是Kino的好朋友,但是这都是假的,因为他们想要的只是那颗珍珠。然后又有一些人晚上偷偷溜到Kino房间附近,寻找珍珠,Kino不得不和他们打架,于是Kino的妻子认为那颗珍珠不好。”

“我的甜心,你认为斯坦贝克想在这本书里告诉我们什么呢?”马文问他。

“人们总是想要钱,想富有,想得到别人的值钱的东西。”

“很好,很好。斯坦贝克还说了什么?他还表明拥有那些值钱的东西并不能让我们幸福。”

“不,当你拥有一些好东西时,也可能变成祸害。就像你经常和我们说的,科林斯太太,生活并不是完美的。”

乔治的剖析为他赢得了同学们的掌声。从那以后,他成了班上爱发言的学生,不断地举手希望让他发言。他像伙伴一样跟在马文后面,告诉她他最近读的书。有一天,他跟得很近,以至于当他描述亚瑟王(5世纪英国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国王)和《圆桌骑士》的时候,马文吓了一跳。马文笑了,拥抱着他。而仅仅几个月前,如果他跟在某个人后面,他可绝对不是要讨论一本书。

有的时候,孩子们学习没有一点问题。然而另外一些时候,我不能真正地走进他们内心。我竭尽所能,让我的学生们能有所不同,我努力让他们和街上流浪的小混混们能区别开来。但是,他们似乎很容易又退回原点。

盖里一遇到看上去比较难的事情,就喜欢撅起嘴,陷入失败者的态度中去。特瑞西.沙克林忘记的好像比记住的快。她做功课很努力,但是我还是花了将近4个月的时间教会她30-27的减法。艾伦不时的会臭烘烘的来到教室,别人都不愿意坐在她旁边。艾瑞卡的功课做得很好了,但是还是缺乏社交技巧。她还是拖拉着鞋子,鼻涕流下来也不管,还对其他孩子大吼大叫,在任何一次讨论中都想抢风头。

我必须不断地提醒自己这些孩子以前的样子,他们实际上已经迈出一大步了,我也无法估量他们在一天天从小小的成就中取得的进步,盖里现在会把作业带回家,并在第二天交上来,特瑞西也能够充满激情地朗读课文了。然而,我还需要更多。因为我创办的这所只有一间教室的学校,还没有官方证书(伊利诺伊州不要求私立学校登记或取得州认证),我就需要用传统的方式来证明我的学生在努力学习,这种方式就是分数。如果我在德拉诺的经验能教给我一些东西,那么这就是我非常怀疑孩子们的所取得的成绩能够以某种方式记录下来。当然,到底什么样的测试能衡量出他们的态度,优势,和生活观念改变了呢?

快到5月底的时候,我带领孩子们模拟斯坦福-比奈智力测试和爱荷华成绩测验,就像那些年龄稍大的孩子们准备高考一样。为了确定我的孩子们知道如何读准题意,我看了一下测试题的题干中所用到的单词,比如integer(整数),inversion(倒数),transformation(变形),obtuse angle(钝角),acute angle(锐角)。我还浏览了一些符号,比如大于号,小于号,平行符号,等于号,不等号,约等于号等等。我知道孩子们知道这些含义,我知道他们不会因为读不懂题意而卡住的。

当正式测试那天到来时,我选择了斯坦福-比奈智力测试。首先我再次告诉孩子们,这个测试不是要表明谁更聪明。这只是我用来找到哪些地方应该多加重视的工具而已。当结果出来之后,我非常高兴。

我并不期待出现奇迹,只是踏实的进步,实际上,有很多进步。即使是一月份进校的孩子们这几个月中在阅读和数学理解方面有持续的进步。乔治.比彻尔,以前只有3级水平,进校的时候是3.5,现在进到了4.2。特瑞西和艾瑞卡也是收获颇丰。在九月份的时候,他们两个还连一个单词都不会读呢。到了第一学年末,7岁的特瑞西得分是3.7,而一年级的艾瑞卡得了4.2。然而,最大的惊喜,还是8岁的艾伦,她达到了7级水平。

对于孩子们来说,这是非常精彩的一年。他们在这个只有一间教室里收获的东西是他们在其他学校没有得到的,尽管那些学校有大量财政拨款,有良好的资源,有各种各样的音响、教具设备。取得成就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对学校的态度改变了。

在学期最后一天,孩子们赖在教室里不走。

“怎么了,什么意思?”我笑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大人总以为小孩因为假期而兴奋吗?你们应该因为不需上学而高兴啊,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不!”他们拖着声音说道。

“我对你们做了什么,哦,上帝,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开玩笑说,并假装很沮丧的样子摆摆着自己的手。“我爱你们所有的人,但是我得休息一下了。一年中我都得辛勤工作,你们也应该休息了。但是记住,只是学期末休息,不是要懈怠于什么?”

“学习!”他们说道。

“那么,你们在暑假将会做什么呢?”

“读十本书。”

“可是我得读二十本书,因为我不知道你们会选择哪十本书,在这个学校,你们永远不能怎样?”

“你们永远糊弄不了科林斯太太。”他们又纷纷说道。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