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马“心灵驿站”

为学日增 为道日损 助人自助 快乐成长

 
 
 

日志

 
 
关于我

成立伊始,汇集我校各级老师、领导的关心与参与,家长、学生的关注与需要,愿与大家共同成长!博客主要在工作日工作更新,望大家理解!一些视频和博客是值得一读再读,一看再看的,总会有新的领悟,欢迎大家经常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转]解读李仑:内外合一的团体治疗领跑者  

2014-07-08 14:29:39|  分类: 学校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此文,希望即将参加“家庭养育与孩子成长”公益讲座的老师和家长对主讲专家李仑老师有进一步的了解,机会难得,务必准时出席!

 

[转]解读李仑:内外合一的团体治疗领跑者 - 五马“心灵驿站” - 五马“心灵驿站”

 

 

 

 

李仑简介:欧文亚隆团体治疗与咨询连续培训项目成员(第一期高级组八人体验者之一)。亲子沟通情商提高工作坊讲师,心灵成长工作坊讲师。并曾接受中德精神分析高级班培训、中美认知连续培训项目培训、及催眠疗法、沙盘疗法、艺术疗法、家庭治疗、道家疗法、心理剧、意象对话的系统培训。精神分析动力学取向,擅长家庭治疗、情感障碍、焦虑症及各类神经症与人际关系治疗,青少年成长问题及考前焦虑的心理治疗、咨询与辅导。

中央电视台心理访谈特邀心理专家;首届中国团体心理治疗高峰论坛嘉宾;首届中国心理学家大会嘉宾;第四届人本主义治疗国际学术研讨会嘉宾;07年精神分析年会理事会员;团中央赴川首批心理专家团成员;湖北省
婚姻家庭研究会常务理事;武汉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湖北省12355青少年维权中心专家团成员;湖北省第十一届妇女代表大会嘉宾;湖北省广播电台特邀心理专家;武汉晚报心事周刊专栏心理专家;中华关爱生命万里行活动小组组长;鲁迅文学院高级作家,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咨询与治疗方向硕士,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注册高级心理咨询与治疗师,催眠治疗师;易佰教育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武汉十五心理成长俱乐部专家团成员,团体治疗中心首席。2012年8月25日,李仑老师在石家庄接受了心世界网的独家专访。

心世界网:我们了解到您的课程一般冠以“李仑存在主义”的名字,我们熟知的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大师是欧文亚隆,那么您的“李仑存在主义”与欧美学派中的存在主义有什么区别吗?

李仑:我在很多年以前参加过北京的欧文亚隆模式的团体治疗机构培训,我很荣幸能够成为第一期培训的学员,在当时,我已经在做精神分析的治疗和青少年半团体治疗,参加这样一个培训之后我发现团体治疗与精神分析的许多知识点是相通的,在培训结束后我自己就做了做尝试,逐渐将中国传统中的一些精华融入其中,比如近代的鲁迅,他的许多观点思想就是存在主义的精华,我希望能够将中国文化的特点与团体治疗方法再加上我自己的精神分析理论贯穿一起。

"李仑存在主义”更多的是我赋予他一个符号的象征,从本质上这种治疗的取向与工作视角还是与西方的存在主义团体治疗有一定的不同,“李仑存在主义”更多的是贴合中国人的学习体验,更贴近于东方文化与中国人群的特点,我们中国的文化与西方大相径庭,所以在团体治疗中也与西方人的习惯方法也有很大的区别。

心世界网:我想很多人都很想了解“李仑存在主义”,您能简单的解释一下“李仑存在主义”吗?

李仑:大体有三个方面特别重要,第一个就是团体治疗小组注重人际关系互动,尤其是人际关系冲突的互动;第二个是关于小组成员的互动的当下期,他们在此时此地在关系当中体验到的成长,他们在关系里面体验如何被别人雕刻,如何雕刻别人。第三个就是对自己的生活现状,尤其是对自己的心灵生活现状体验的哲学性和探索,包括心灵家园的建议等等。

不同的心理流派是分别提炼或者重视这三者的其中一部分,而我则是尝试将这三个部分糅合到一起,带到我的团体治疗风格当中去的。

 

 [转]解读李仑:内外合一的团体治疗领跑者 - 五马“心灵驿站” - 五马“心灵驿站”

 

心世界网:和个体心理咨询相比,您的团体心理治疗方式有什么优势和不同之处?存在主义团体的魅力有哪些?
 
李仑:从授课的角度来讲的话,学员是非常需要学习到一些理论,同时也是非常需要亲身体验到理论是如何转化成治疗成果的。对于学员来讲,他们不仅需要技术的学习,还要亲身体验心理治疗真正改变人的核心部分,他们更愿意看到团体治疗的“化学反应”是如何发生的。所以在我的工作坊中,我就努力的和学员们一起共同研究心理治疗理论,还要在理论当中学到临床治疗的体验,让学员们在理论、认知上,在身体、全身心整合都有一个全面的体验。
 
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如何让来访者花更少的钱、更少的时间获得更大成长、更好的生活质量?我在实践了个体治疗、家庭治疗、其他形式治疗方法后,我发现小组、团体治疗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小组中的成员可以花更少的钱、更少的时间来获得他们在个体治疗中无法获得的更大成长。对于现代人来讲,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很多人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投入到治疗当中,而团体治疗恰好从时间上解决了这部分人的困扰,我认为团体治疗是非常经济、非常有效率的。
 
而且,在我过去曾经接受的个体治疗和团体治疗相比,团体治疗能够更快、更深的触及到问题本质,而且在小组里面,成员间彼此交流、彼此滋养、彼此穿梭的形式要比个体治疗更要有效果,在治疗效果、稳定程度、探索深度上来看,在同样单位时间内,团体治疗是要优于个体治疗的。
 
再者,与个体心理咨询与治疗相比,团体心理咨询与治疗的最大优势在于重现人际冲突,浓缩真实的社会互动。团体成员可以通过分析自己在团体中与他人的互动,强化积极、有效的人际互动模式,知晓并努力改变不良的人际互动模式,将自己在团体咨询与治疗中获得的成功经验移植到现实生活中去,学会如何与别人建立关系,进而解决在现实中遇到的问题。
 
心世界网:您作为团体治疗的治疗师,在团体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是讲师还是朋友或者是其他的角色?
 
李仑:作为团体治疗带领者,在团体治疗工作中,我有三个平台,第一个平台叫做个体,代领者作为普通一员和小组里的某些成员产生二元关系的互动,通过这样关系释放更多团体主义的动力,让他们了解到自己在关系里面是如何展现自己的风格,这是团体治疗的第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中,带领者属于普通成员的角色。
 
第二个平台我们把它叫做人际,带领者去进入到小组中某两个人的冲突关系当中,充当关系的第三角,帮这两位成员去梳理他们在关系里面发生哪些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带领者就成为了关系梳理的观察员,帮成员去了解他们在二元关系中,彼此是如何影响彼此的感受的。带领者帮助成员去建立一个更好的人际关系模式。
 
第三,就像刚才你提到的,带领者在整体上把握团体治疗,他要关注每个小组成员会在关系中扮演这样那样的角色,整个小组在谈论一个什么样的主题,主题的方向是什么,主题的背后蕴含着哪些意义,每个成员的感受是什么,这种情况下,带领着就跳出了小组,通过观察成员行为进行分析从,整体上把握小组的方向、提高团体成员内省能力。这时候,带领人的意义就更像一个指导者。

[转]解读李仑:内外合一的团体治疗领跑者 - 五马“心灵驿站” - 五马“心灵驿站”

 

心世界网:在团体治疗过程中,遭遇过挫折和障碍吗?

李仑:我在最初从事团体治疗时,我的团体经验并不丰富,我在督导团体治疗时,对团体小组成员人际互动发展的方向并没有清晰的认识。我在以往的个体治疗过程中,积累了非常多的成就感,但是在团体治疗里面,这些成就感都烟消云散了,在当时,我甚至怀疑自己的选择,团体治疗是不是错了?现在再去看当年的挫折时,就好像我在长跑,在最初的700、800米,双腿就像灌满了铅一样,跑的非常艰难,就像黎明前的黑暗一样,但当一直坚持下去的时候,你会发现越来越轻松。

在遭受到团体挫折时,我就经常跟我的同事们去一起探讨团体治疗,寻求自我突破,当时我还会向我的老师进行请教,他们拥有大量丰富宝贵的知识积累和团体治疗经验,我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进步、蜕变,最后,我也意识到了,作为一名治疗师,也应当要多关注一下自己生活,我会选择休息、写书、思考,在生活里,我的治疗方法、方式、以及我个人的工作理念,都得到了升华。

心世界网:看来您的“李仑存在主义”主要是以人际关系为核心的,在您从事团体治疗这十几年过程中,都有哪些人际关系问题最为普遍?

李仑:我觉得我在治疗中会碰到三个方面典型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家庭当中父亲缺失的问题,现在的社会节奏非常快,做父亲的要面临非常多的工作压力,父亲们要疲于工作,加班,甚至还要面临长期无法回家的问题,所以在家庭的大多数时间里,是缺乏父亲这一角色的,母亲与孩子过度的黏连在一起,这些孩子会缺乏父亲的认同,孩子在勇气、遵守规则、生活计划包括对社会、对他人的忠诚等品质中存在匮乏,这些潜意识化的思想将会影响到他在今后的生活,比如在团体治疗小组里,有些成员不能遵守交通规则、与金钱的关系不好、夫妻间缺乏持久的忠诚度,这些问题的背后都折射出了他们家庭中和父亲的关系存在一定的匮乏,这是社会中越来越普遍的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男性、女性自我认同能力的问题。很多男人会认为,自己在社会中有多大价值,取决于自己拥有多大的权力、拥有女性的数量、拥有金钱的多少,很多男性的内在魅力与价值逐渐被物质世界所压抑,这致使很多男性在自我认同方面存在迷失感,所以他们不得不把自己的价值附着在金钱、权力、美女等外在事物当中,来展现自己的能力。同样,很多女性在亲密关系中有不安全感,许多女性都在困惑,什么事物才是对自己安全的,她们看到了太多的离婚与悲欢离合,没有办法把自己一生的幸福寄托在某一个人身上,所以他们在生活、感情中存在诸多的迷茫。
 
第三个问题是群体性的,比如我曾经去过一些企业、大学、团体机构里面,我发现这些成员们自己在进行压力管理,许多员工对管理方式存在不满,这是一个非常普遍存在的问题,你可以发现很多地方都会存在管理层、管理制度上面的矛盾问题。我觉得心理学就像社会中的润滑剂,去调节中层员工之间,夫妻之间、家庭之间等关系,去促进他们的和谐。很多心理学工作者只是去研究理论,而不做临床,而社会恰恰需要那些心理学临床工作者。

[转]解读李仑:内外合一的团体治疗领跑者 - 五马“心灵驿站” - 五马“心灵驿站”

 


心世界网:那么您在群体性中是不是就是促进关系和谐的桥梁、润滑剂?

李仑:我发现企业中不管是中高层还是基层员工,他们的不满、愤怒、抱怨甚至威胁离开,这些表达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需要,就是他们想在这个企业里面更大的实现自己的价值,对于基层员工,他们希望让中高层看到自己的能力和价值。对于中高层员工,他们在向基层员工表达不满,实际是希望他们的员工能够在企业里面待的更有前途、待的更舒服。

做为心理工作者,我要做的就是消融彼此之间的矛盾冲突,而另一方,我需要去提炼这些矛盾背后存在的积极意义。

心世界网:在中国团体治疗发展还是处于一个初期阶段,您对未来团体治疗有着怎样的建议和期望?

李仑:很遗憾,目前我国团体治疗还处于起步阶段,真正能够非常自如、有效率的去团体治疗师还是太少,团体治疗在国内的发展还没有成熟,但是我认为,在国内心理学发展的大环境来看,团体治疗是非常有前景的。在西方,一个团体主义治疗师的培养需要大概8—10年的时间,但是在国内则显然不同,所以我一直在探索用一个什么样的形式在保证培训质量的前提下缩短培训时间,能够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团体治疗当中,虽然现状令人遗憾,但是对未来我充满信心。未来我希望我能够扎扎实实把我的团体治疗做好,继续和我的小组成员学习,继续去提高自己。

我还希望在将来更深入更广泛的进行团体治疗师培训工作,为国家培养更多的能为需要的人进行团体治疗服务。我想我还会在今后多做一些关于团体治疗的理论工作,写一些书籍和论文,让更多的人通过书籍对团体有一个更系统的了解。

心世界网:您是中央电视台心理访谈特邀心理专家,在电视台的日子里,您得了什么意外收获吗?您是怎样看待媒体与心理学的关系的?

李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媒体对心理学的成长发展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推动力,包括现在有很多地方电视台出现了种类繁多的现场心理咨询综艺节目,比如相亲择偶的节目,都对心理学的发展和普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有一个小问题我想说明一下,很多人都会觉得心理咨询两个人在一起谈话,去挖掘心理面的秘密,将一个说的流泪动情,最后说明心理治疗成功。但是在正规的心理治疗里面,这种方式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一种方式,但是很多媒体为了眼球效应吸引收视率,就将心理治疗演绎的非常夸张离奇,还会让整个治疗充满戏剧性,但是真正的心理治疗并不如此,真正的心理治疗就像小溪一样,缓缓的滋养心灵。流泪动情并不我们治疗的目标和方向,它并不是心理治疗的唯一手段,一些媒体对于心理学的态度都是很夸大的,心理治疗可以是缓慢,持久,渐渐变化的,并不是一场哭一场闹就能治疗好的。

很多患者的问题并不是一两天短时间形成的,心理治疗也不可能一天两天就能全部解决问题的。我希望媒体和心理学行业能够更多的磨合,互相理解互相促进。

[转]解读李仑:内外合一的团体治疗领跑者 - 五马“心灵驿站” - 五马“心灵驿站”

 

心世界网:在2008年,中国遭遇了汶川大地震的悲剧,同时在2010年,青海玉树也遭受到了地震灾害,而您两次都赶往第一现场,我们很想知道,您在灾区都做了些什么?

李仑:没有去汶川之前。我对自己的生活也好、工作也罢,感觉是自我良好的,觉得自己像一个专家,治疗了许多的心理患者,并且得到了来自同行和他人的尊敬。有一种心理咨询工作者的小资情结,汶川地震后,我在四川绵竹待了一个月,使我更加深入的理解了心理工作者的一些工作内涵。

刚去绵竹不久,我发现我所能做的事情很有限,那位受创伤的老乡处在创伤阶段,我能做的事情仅仅是陪伴,我在城市里积累的大量临床治疗经验,根本没有办法迁移到灾区老乡面前,我遇到了一个我压根不熟悉的治疗环境和群体,我必须要自己想办法,把心理学的知识抛开,完全保留自己那份人性怜悯和人文关怀,保留人性心底最深层次的那份关爱。

我与灾区百姓在一起的日子里,我的那份感受的完全超越心理学的,我可以了解很多心理学理论,但是我没法用心理学理论去关心一个人、爱一个人,我需要用我的人格,我对生命的感悟,对生命的体验去陪伴这些灾区百姓,在那时候,我意识到,心理学并不是万能的,我那些引以为豪的心理治疗理论并不是能够帮到他人的,尤其是那些沉浸在巨大悲痛的人。所以我更加理解了怎样运用心理学技能和人性的光辉人格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内外合一的,不以技术为自豪的一名心理学工作者,这是我在灾区最大的收获。

此外,我也看到了灾区的一些同行们运用了一些治疗技术和治疗方法,然而灾区的同胞们实则并没有获得实质性的帮助。他们还需要增加对苦难的理解,增加对人性的探索。我在灾区做过一些青少年团体治疗,我发现团体治疗的力量可以让他们暂时的缓解对亲人的悲痛感,让孩子们在一个团体的新环境下获得滋养,吸取养分,让他们吸取真正的能量,在现实生活里面与亲人这样一个哀悼的过程,我也看到了团体主义这种形式在这样一个重大事件中发挥出来的一个特殊作用。

心世界网:您下一步有什么计划和打算?您对心世界网有哪些了解?

李仑:我觉得贵网站给我两个感觉,整合心理学的资源,包括心理学界很多很重要的课程进行整合,帮助心理学工作者和对心理学需求者建设一个桥梁。很多人对心理学课程、类型以及方向没有一个系统的了解,而心世界网恰好提供了一个庞大的心理学课程资料库和一个向导作用,我觉得非常的好。

第二个网站里面有很多对心理学工作者的专访,我认为非常关键,因为很多的学员和老师都需要一个桥梁来了解彼此,我知道有很多非常优秀的治疗师,心理专家,他们的工作做的很扎实,很有效果,但是他们却在自己的岗位中默默无闻,兢兢业业的工作。他们的理论和治疗方式需要让更多人了解,也需要网站来传播给大众,所以我觉得网站的这个栏目做的很好,我希望这个栏目能够越做越好,让更多不同风格、不同学派的心理学工作者都在这里展现出来。
 
心世界网:好的,非常感谢李仑老师接受心世界网的采访,也希望大家能够亲身感受一下“李仑存在主义”的魅力,我们相信以后您会和心世界网联合为心理学行业做更多事情,我们期待。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记者:王政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